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动态 >


忆渡江战役:打得像赤壁 500敌军席地投降

     来源:未知   发布日期:2020-11-21 15:47   点击数:  [关闭] [打印]

  李克成年轻时的照片

  战士乘几十艘小木船深夜登陆江中小岛击溃敌军,85岁老教导员亲历这场秘密战斗……

  1949年4月20日晚上8时许,在江阴附近的西开沙(今名双山沙)江中小岛上,发生了一场鲜为人知的战斗,一支先头部队趁着夜色划着小船,神不知鬼不觉地登岛,一举击溃了固守岛上的一个加强营的敌军,为大部队胜利渡江提前扫除了障碍。时任先头部队教导员的李克成亲历并指挥了这场战斗,如今已是85岁高龄的他谈起这段往事,依然难掩激动之情,“当时接到这个秘密任务,我们觉得很光荣!”

  提前一周接到秘密任务

  红润的面庞,稳健的步伐,清晰的谈吐,在南京市中央门外北崮山干休所内,记者眼前的李克成老先生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十几岁。李克成是南通人,16岁参加新四军,1949年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29军85师253团一营的教导员时年仅25岁,从保存下来的黑白证件照上可以看出当年他十分英俊儒雅。

  “4月20日渡江,我们是提前一个星期接到这个秘密任务的。”李克成说。原来这个命令是从江北指挥所发出的,决策者是85师参谋长吴森亚。253团接到命令后,决定派出一营和二营去抢先攻占一个名叫西开沙的江中小岛。

  此岛位于江北通向江阴的江面上,外形呈勺子状,是国民党江防部队固守长江的重要支撑点,由于战略地理位置重要,敌人驻有一个加强营的兵力,企图火力封锁江面。被上级指派为先头作战部队,李克成所带领的一营四百多名士兵感到很光荣,接下来的一周里,大家认真地训练如何防守、练习如何登船。

  激战时敌我距离仅30米

  4月20日晚上8时许,江面漆黑一片,十米开外不见人影。一艘小木船上只能承载20多位战士及武器弹药,所以李克成下令分乘几十艘小木船出发。战士们身上的救生衣是用芦苇秆扎成“井”字形圈,各船间的联络靠自制的竹哨子,吹出一种像江鸟的叫声:“咕……”“吱……”为部队摇橹的船工是苏北革命根据地英勇的乡亲们。

  江面风大浪大,小木船颠簸了近一个小时才相继靠上了岛屿的尾部,李克成率领一营战士们登岛,沿江边向岛主体行动,靠拢二营。当时跟随他前进的是一营二连和一个机炮排,大家荷枪实弹追击敌人至岛南部的一个名叫二圩的村落。驻扎在村里的敌人利用早已筑就的工事向我军射击。当时,敌我双方的距离只有30米,李克成侧身站在前沿阵地上,“只觉得子弹从脸前嗖嗖穿过。”

  寂静的黑夜中,敌我双方讲话的声音互相都能听到。由于正在跟进我们的机炮排发出了较响的声音,狡猾的敌人循声扔了一颗手榴弹。“不好,要造成伤亡了!”李克成心里一惊,立马回身跑到机炮排低声说:跟我来。战士们迅速跃出几十步与敌方拉开距离,在江堤下分两边架起二门60炮,重机枪则架在江堤上制高点,一来可以封锁江堤,遏制敌人运动,二则利用机枪的超越射击,保护我军步兵前进或后退。我军占据了有利地形,只见白色的江堤,百十米的路面没有任何遮蔽物,可清楚地看到对面敌军的黑影,战士们向敌人展开了更猛烈的攻击。

  天色微亮,枪声也渐渐稀疏,李克成沿江堤下去查看敌情,找到了营长,交换了各自带队战斗的情况,营长说:“江北指挥所要求我们在拂晓前解决战斗,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了。”

  五百敌军席地而坐投降

  说话间,李克成发现江南岸发生了一幕令人惊异的景象:江边码头上有四五百人的国民党军队席地而坐,75型迫击炮和多挺轻、重机枪分架两边,没有指挥官,也没有人说话,宛如一群石雕。他一惊:这么一大批敌人要干什么?是在等船南渡?还是等待受降?谜底很快揭晓了,原来是敌军匆匆撤退后丢下的守江官兵无心恋战,缴械投降。见此情景,李克成振臂高呼:“我们胜利了!”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地点就是西开沙岛的新坝码头。

  天已大亮,我们的渡江部队已在凌晨时分,到达长江南岸的江阴、张家港地段登陆集结。稍事休整后,部队向无锡城方向大踏步前进。李克成带领的一营率先进入无锡市,受到了无锡市地下党组织的各阶层人士的热烈欢迎。一位戴着眼镜的青年男子握着他的手说:“欢迎解放军进城!”

  上世纪60年代,李克成曾为这次渡江赋词一首:《梦江南》“春潮涨,战舫发长沟。千炮雷鸣惊夜渡,击楫弹雨夺滩头,解放二圩洲。”这场秘密战斗伤亡人数很少,然而不幸的是,在1949年10月5日打金门的时候,这两个营的战士几乎都牺牲了。

上一篇:抓细节定主旨,攻克英语阅读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河南省地质矿产房产管理网 www.dkjfwzx.com 版权所有